Tempoxxx

很喜欢你.

糟糕

/02/

狭小的电梯里充斥着尴尬的氛围,崔胜铉单方面这样认为。

从十四层下去的短短几十秒像被拉长成了好几分钟。鼻息里充斥着他肉桂、香草相互交织的香水味,像一杯浇了香草奶油的黑巧克力,正适合一个寒冷的冬日。

他靠在电梯的一角,手指忙碌地在手机键盘上打着字。搭在手上的厚实的羊绒围巾可能是他全身上下唯一符合这个季节的单品。

 

 

 

第一次见他约莫是十六岁的时候,在M娱乐公司楼下的超市门口。

刚从柜台里拿出来的红豆包冒着白乎乎的热气被他捧在手里,暴露在空气里的膝盖被冻得通红。

 

——大冷天还穿着破洞裤的,怕不是个神经病吧。

崔胜铉翻了个巨大的白眼,又紧了紧自己裹着的羽绒服进了公司。

 

这天作为月末考评的日子,社长先向练习生们介绍了作为新人加入的崔胜铉。

 

崔胜铉站在他们面前,只一眼就瞥见了那条破着大洞的牛仔裤。而它的主人——拥有一张白白净净的脸,以及很典型的韩国长相。

出乎意料的,他是个Rapper。至少在当时,唱Rap的都得凶神恶煞一点,最好再带上点儿老烟嗓。而他整个人软软嫩嫩,声音也不算粗厚。

——真像只刚出炉的奶包。

不过,看完所有人的表演后,崔胜铉也找到了社长和公司里的各个老师好像都很重视他的理由——当然是他的实力不容小觑。甚至作为对明星毫无概念的自己,都能感觉到他会有所作为。

 

当时的崔胜铉也不过是个叛逆的青少年。向往自由,就学着做个Rapper。可能真是老天赏饭吃,在这方面他仿佛有着特殊的天赋。

渐渐的,他在地下Rapper圈里小有名气,也开始到Club里进行公演。甚至凭着他不错的皮相,每次都能多收到点台下姐姐们给的小费。不过叛逆也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他没有少被父亲打骂威胁过。

 

Club老板在和崔胜铉熟了后便以与M公司社长关系很好为由,把他的Demo给了社长。

 

接通电话的那天或许是信号不佳,伴随着滋啦滋啦的声音,听筒那边的话崔胜铉总不能听连贯。大致意思便是说:“如果你想混出头的话,来我们公司当练习生就是了,我们随时欢迎你。”

 

不过是憋了一口气为了证明给父亲看,崔胜铉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社长。

 

 

 

“我今天有些话想跟哥说。”

“我们最后一次见面的那次是我的不对,不该说那些话。”

“不知道这些年你好不好,这次又遇到了。”

“怕你有什么想法所以现在想解释一下来着,希望可以好好合作。”

他秃秃的指甲抠着盛着冰美式的塑料杯,但好像在抠自己的心一样,又痛又痒。

 

“事实上……我很早就想明白了 。”

“当时还觉得你是神经病。后来才明白其实我也有错。”

“之后也找过你,只是没找到。”

“碍于之前这些事,我也想推了这次工作的,然而并没有成功。”

“当然了,既然被安排上了,我会好好做的。”

 

他围上羊绒围巾,推开了咖啡店门。

 

“志龙,很高兴再见到你。”

 

西装下摆被风吹了起来,他小跑着往地下车库去。

特意留长的金棕色头发蓬蓬松松,随着跑动起起落落的,像一只小狮子。

 

——我也,很高兴再见到你呀,Topxi 。

糟糕

《糟糕》

故事的另一种可能.

小权勇敢追爱的(沙雕)故事.

设计师权✖️广告公司艺术总监崔.

微博:GodsandMonsters_

也许写的不好 但也希望大家可以多多评论 以此改进💕 

/01/

 

“好久不见”,他说。

 

崔胜铉并不知道以项目合作设计师身份坐在自己对面的权志龙,是为了什么还戴着那条手串——可能仅仅只是为了搭配他湖绿色的板鞋。

 

而属于自己的那条廉价手串,至今躺在首饰盒的最深处。

崔胜铉甚至还记得那晚他跟店主杀了好几盘价,店主终于答应以最低价卖给他们时,他说,“这两条手串是一对的,哥一定要带哦”。

说话时哈出的气在冬夜迅速结成了白色的水雾,让他脸上好大好大的括弧变得朦朦胧胧。

 

从十六岁到二十六岁。

都到了把头发梳成大人模样的年纪,他却好像一点都没变。

仍像从前那个少年一样,总走在时尚的前沿,总喜欢新潮的玩意。但又似乎缺失了些什么。

 

“胜铉,剩下的部分就交给你了。”朴敏慧的声音打断了崔胜铉的小差,把他拉回了现实。

接下来的部分也不过是例行公事,就着准备好的Ppt说明一下内容,再由双方敲定协调各个时间节点,就该结束这次会议了。

但崔胜铉每分每秒都感到不自在——他咬着指甲,面无表情的、审视着自己,而不是这份精心准备好的Ppt。

 

 

 

几周前李秀赫把崔胜铉和朴敏慧叫到办公室,告诉他们公司下一支广告要和炙手可热的设计师G-Dragon合作的时候,崔胜铉的心里一凉,严肃地看着互相击掌的两人,“我,能不参与这个项目吗?”

 

朴敏慧一脸黑人问号,收到了李秀赫一样充满问号的眼神,只能耸耸肩。

“这么好的机会你都不想要?其他人争破脑袋都抢不到的诶。胜铉,你脑子没坏吧?”

 

“啊,我最近太忙了有点累,李老板能给我放个假嘛?我搓手手求求你了。”

 

“这样子啊。那你再忍忍,做完做好这个案子,就给你放假,带薪休假那种。Emmm…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你们先去忙吧。”

 

 

 

在崔胜铉好不容易接受将要和依旧把G-Dragon当作艺名的权志龙这位故人合作后,设想了各种情形,最先否定的,就是今天这种情况。

按照他的性子,崔胜铉以为他会装作两人根本不认识。

可他的面无表情和那句好久不见,表现得疏离又亲近。就好像在说:你知道我是谁,但我肯定你不知道我是谁,一样。

 

充满疑问地结束会议之后,崔胜铉象征性地和每个人告别,心里默念着他别来找我。

趁着朴敏慧给权志龙助理重新交代注意事项,崔胜铉脚底抹油准备开溜。身后传来声,“崔总监,有时间喝杯咖啡吗?”

 

——我不听,我不听。没有人在叫我。

 

 

“我说,Topxi,有急事吗?”

——糟糕。

西装袖口被他扯住了。

 

“有,有啊。急着上厕所呢。”

 

“我刚才问过朴总监了,你等会儿没事了。那我,就在电梯口等你啦。”

“啊,欧……凯。稍等我一会儿。”

 

——糟糕。他和刚才不一样了。他笑了。他用语气词了。他叫自己Topxi了。

——他好像,不再缺点什么了。

 



😭最后出来了真的是😭

Do you know who you are?

屏幕里有他的脸

旁边的弟弟说不喜欢.

这么长的时间里

更想他.

唱高音时候踮起脚 被笼在一束光里的 是天使吧.

很专注很专注的看着fan  喜欢他  真的是很幸运的事.

下次见.

{脑洞6} 很短的小甜饼

崔胜铉做了一个很甜的梦。

下次自己以Solo形式回归的Vlive直播,却是权志龙一个人出现在直播现场。
还是16年底回归时的造型,一改综艺、节目上话不多的形象,唧唧呱呱手舞足蹈的讲个不停。
从Top xi的眼睛很好看到Hyun的声音让他超羡慕,再谈到这次Solo曲的概念、意义。
而自己就坐在镜头外看着他。
评论里很多人夸他可爱,读完留言的权志龙还是会因为夸奖害羞,他抬起手摸摸自己的头,小声说“你做的很好哦。”

—你是真的做的很好。
毫无宣传的回归,成绩让那么多人打脸。
满世界开Con ,难得回一次家。
昨天机场里饭拍到的白白嫩嫩的脚踝,细到让人心疼。

—我的弟弟,我的爱人,今天三十岁了。
你是G-Dragon,你是权志龙。

—你知道我最近有很努力的在克服情绪吧。
庆一、载灿、七哥都有来陪我。
没有跟你坦白的是,我买了画寄到你家。

接下来新的人生,就算再艰辛,也要坚持下去。
因为是你,因为是我。

崔胜铉蜷在床上胡思乱想了很久,学着Con上、梦里权志龙的样子,摸摸自己的头,小声说“现在你做的很好哦,以后也要加油。”
说完便想着是时候起床去准备今天中午大家约好的午饭。

外面传来大门开启又关上的声音。
接着是听着很急的脚步声。
然后是响在耳边的“崔胜铉我来啦!”
身上突然多了一个人的重量。

怀里的人扑腾来扑腾去,一把骨头硌得人疼。
崔胜铉亲亲权志龙好不容易养出来的一丢丢脸颊肉。

“早安。”
“好想你。”

———————————————————————————————————————————————
新的人生,继续走花路吧。❤️🎂

{脑洞5}空港

<写在前面的话>

1.本来设定是BE的但是不知道怎么写着写着画风变成了这样.(所以百分之98结局是HE

2.再更个1、2次差不多就完了.

3.争取近期写完.

4.请多多评论/点心心. (爱你萌)


码头边的海水被游轮的螺旋桨搅成牛奶蓝,商人牵着驴载着旅人爬上坡。

白色的台阶顺着咖啡色的岩体曲折上爬,有人探着头看见了岛那端蓝顶白十字架的教堂。

G起身倒掉没吃几口的早餐,趴着的阿比西尼亚猫伸了个懒腰跳下桌子跟在G的脚边。

 

“Iyi,又是夏天了呢。你喜欢这里吗?”

被唤作Iyi的猫蹭了蹭主人表示回应,转头就钻进专属的窝里躺尸。

 

白天逐渐攀升的温度预示着这座岛屿正在迎接夏季的到来。

也就只有在夏季,会有许许多多人上岸又离开。

这里冬季的降雨可以达到夏季的两倍甚至更多,气温比夏季的三十好几温和的多却也称不上寒冷,按着地理书上来说这岛屿的气候是十三种气候类型中唯一一种雨热不同期的气候类型,可是冬季的时候,岛上没什么人,港口也不再停泊游轮。

 

几年前G修学旅行寻找灵感时来到这里,后来又在人口最多的小镇上开了家咖啡店,春夏季开业,秋冬季停业以后他再飞回首尔。小镇最繁华的街上多的是餐馆和商店,确是少了家咖啡店,更何况店里的东方男孩生得好看,招揽了不少顾客。

 

T进店时G正拿着根逗猫棒逗猫,那只略显圆润的阿比西尼亚猫身体倒是灵巧,360度的大旋转根本不在话下。

当T用鄙夷的眼神看着结束旋转轻巧落地的猫时,猫也适时的转头瞪着T。

一个心里想着愚蠢的猫星人竟然为了根带毛的棒子这么高兴简直不可理喻,一个具有前瞻性的感受到了他的铲屎官将被眼前这个男人吸引的气息。

如果去问Iyi怎么感受到还没发生的事,假设他能说人话,答案大概是:毕竟是个长得好看的不得了的快能和自己颜值匹敌的两脚兽——而且和自己一样,还是单身。

 

G无数次想要摆脱外貌协会这个组织,虽然从小到大被长辈老师灌输的就是喜欢一个人要看内在而不是外在,但是人嘛,总是容易被好看的皮相吸引,况且这个社会也直接告诉了G有些人能被一眼看出善恶。

比方说在室外坐着的男人,撇去他一进店就鄙夷的看着自家Iyi,单从五官看,就是好人——或者说好看的像个好人。

人人都有的东西,为什么有的人生得好看、有的人就是歪瓜裂枣、还有的就仅仅是能看的过去的人样。

外面的T无意往里瞥了眼,就看见一边撸猫一边皱眉思考的奶包。红色的针织帽沿压着刘海,松松垮垮的白色体恤下露出疑似海绿色打底衫的下摆,再往下是依旧松松垮垮的大花裤衩和NIKE×Tom Sachs的运动鞋。

“咕咚”喝下一大口加两份浓缩的冰美式,T也皱起了眉头,当然不是因为咖啡——因为他意识到里面那个人或许是人类里的特殊物种:就算套个垃圾袋在身上也帅/美的无与伦比的种类。更简单的说,这种人穿什么都好看。T已经想象到要是那人身上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一定是要有多辣眼睛就有多辣眼睛。

被撸的猫再次对上T的眼神,又一次感受到了什么:这个讨厌自己的两脚兽好像觉得铲屎官G很神奇。难道G真的要迎来他的第一春?——作为一个一岁的宝宝,Iyi理所当然的不知道铲屎官G在它出生前有过几春,至少在它出生后,它和铲屎官两个都保持单身......难道G要把终身托付给自己?不行不行,虽然他是我的,得撸我得帮我铲屎喂饭陪我玩,但是我是喜欢漂亮小妹妹/姐姐的笔笔直的喵。万一G和那个男人真的在一起了怎么办?我会不会被扫地出门......这也不行......看来我得发散我的魅力博得那个男人的宠爱。


美丽的人依旧美丽.

他还是哥哥.
每一辈子都想要遇见的 很好的人.

真相在大众眼里无足轻重.
甚至在这当口对于留下的人也没了意义.
虽然两者有着质的区别.

待他归来 他还是总统.
我还是少女.

「脏水洗身 浊杯赴宴.」
「戏子与警察又念起诗篇.」

主线:现在的G&回忆        结尾现在的T出现   有几个场景暴闪  保护好寄几的眼睛都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故事 {T很蠢}{G也很蠢}   {是我太自私}   {快回来吧}...............................................................{回不来了}BGM: FOOL——WINNER

{脑洞4} 四月、桃花和少年

是,

四月了。

 

崔胜铉带着他最心爱的那台相机穿梭在那些承载着盛开的、含苞的桃花枝桠中。

 

桃花林里有个少年笑得那般好看。

偏白的皮肤在阳光下显得更加耀眼,饱满的苹果肌泛着极淡的粉红色,像那通透的桃花瓣。

特意染的发色和嘴角的小括弧,弯起的眉眼和微微露出的粉色牙龈。

 

崔胜铉觉得不管他穿什么都是一颗小甜豆。

 

“呀,你快拍呀!”

 

少年见自己喊话的人没有什么反应便自顾自赏起了花。

 

身边想起窸窸窣窣的声音,想必是那人正在靠近。

紧接着是一连串的“咔嚓”声,还有渐渐在眼前放大的镜头。

 

“大哥工作这么久没有经验吗,主要拍衣服,不是拍我脸,OKAY?怎么每次带你出来都这么......唔......”

 

毫无预兆的开始的一个吻。

 

温热的手掌覆在后颈摩挲着微微凸起的纹身,是不想承认的很舒服,因为这种时候一脸享受的样子就像一只被顺毛喉咙里发出咕噜噜声的猫。

 

桃花特有的甜香钻进鼻腔里,还有……

 

“崔胜铉你今天是不是偷喷我香水了?”

 

“因为想像你一样甜。”崔胜铉舔了舔嘴角回味着被迫中断的吻。

 

少年挑起眉毛,说:“那你很棒棒哦。我要去控诉你!”接着便掏出手机使劲打字。

 

不久粉丝们就看见如下两条微博:

GGGG-DXI:

  去桃花林取景啦~桃花hin漂亮!

  但是今天那位先生不仅偷喷我der宝贝香水还依旧不恪守本分好好拍照。

  另外还做出了不可描述的动作。真的是很棒哦。

  PS:店铺马上就上新。春款当然要走小清新~

  给你们带上9P桃花图.....(某先生背影乱入)

TTTT-OPXI:

  今天去桃花林取景了。

  店铺马上上新。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

  PS:都很甜。

  附送9P预览。

 

当日晚间DOLCE VITA店铺上新春季新款,主题定为{取景框里的你很好看,真实的你更好看}

 

店铺首页新贴上的大图崔胜铉表示非常满意。

 

少年在不远处喊着自己名字时摁下了快门。

 

苹果绿的发色在桃花丛里显得异常扎眼,蓝白竖条纹的长款衬衫尾端微微蓬起,扬起的手是在招呼自己。

 

少年像个自带柔光的小王子。

 

他摸了摸熟睡的少年的额发,想到明早起来看见自己给他换的新手机壁纸又是不免一顿唠叨就发了笑。

 

两人的吻藏匿在朵朵桃花之后。

 

他是他。少年是少年。

桃花是桃花。四月是四月。

 

少年只不过比自己小一岁,也早过了能被称为少年的年纪。

可是他依旧像个少年,也永远会是他的少年。

 

他知道微博上粉丝们一定又炸开了锅。

 

但是他也知道。

崔胜铉,只要有他最爱的少年,就够了。